kyoya

咕哒人设

藤丸立香♂
年龄:16
外貌:黑发蓝眼
身高:172cm
体重:59kg
属性:守序·善
参数:
筋力E+
耐久D
敏捷D+
魔力C+
幸运E

英灵咕哒(5星)
职阶:caster
性别:男
持有技能:
技能1   
卢恩魔术B
我方单体暴击威力大幅提升(3回合)
技能2
真名看破A+
敌方全体攻击力大幅降低&防御力大幅降低(3回合)
技能3
拯救人理的御主A+
我方全体np增加20%&np获取量提升(3回合)
被动技能:
阵地作成C
自身Arts卡性能提升
对魔力C
自身的弱体耐性提升
道具作成C
自身的弱体成功率提升
宝具:
冠位指定,人理奠基(grand order)
等级:A+
种类:Arts,对人宝具
效果:大幅回复我方全体hp(4回合)&赋予我方全体回避状态(3回合)
指令卡:QAAAB
角色详情:【明知善意却能做成恶行,身为善者却能容忍恶意,为恶所虐却能贯穿善心】原本是普通人却被选为御主,成功拯救了人理,死后成为了英灵。
参数:
筋力D+
耐久C
敏捷C+
魔力B
幸运E
宝具A+

藤丸立香♀
年龄:16
外貌:黑发红眼
身高:155cm
体重:47kg
属性:混沌·恶
参数:
筋力B
耐久B
敏捷B
魔力C
幸运A

英灵咕哒(5星)
职阶:berserker
性别:女
持有技能:
技能1
理性蒸发EX
自身攻击力大幅提升(3回合)&暴击星集中(1回合)
技能2
生物链的顶端EX
敌方全体攻击力大幅降低&防御力大幅降低(3回合)
技能3
grand masterA+
赋予我方全体无敌状态(1回合)
被动技能:
狂化A
自身buster卡性能提升
单独行动A
自身的暴击威力提升
对魔力C
自身的弱体耐性提升
宝具
诞于极善之人,终于极恶之花(grand order)
等级:A+
种类:Buster,对人宝具
效果:消除敌方所有增益效果,并对敌方单体造成大量伤害,概率造成即死效果
指令卡:QABBB
角色详情:本来存在于藤丸立香体内,是藤丸立香的【镜面】。因为是【镜面】,所以不仅是武力值还是性格和性别都变得完全相反,是个拥有超高武力值的恶劣少女。喜欢任性的四处捉弄人,但似乎很听咕哒夫的话。
参数:
筋力A+
耐久A
敏捷A
魔力C
幸运A
宝具A+

@萩野游代🐍

泽野鹤的本丸的番外

@非常论本丸手札

※惯例,不知道互相怎么称呼,瞎写系列

“霜降,泽野鹤来信了”,烛台切光忠拿着封信进了屋,“似乎是很正式的内容。”
霜降放下手上的文件,伸手接过了信,“哦,是他家太郎写的。”
“也是啊……泽桑现在的身体,写信有些困难吧……”烛台切光忠叹口气,偷偷瞄着自己家的审神者。
“嘶……光忠,换正装,去泽野鹤。”霜降看了两眼信脸色刷的就黑了下来。
烛台切一头雾水却还是听话的去隔间拿了衣服,“怎么了吗?”
“泽野鹤死了。”

霜降站在泽野鹤本丸外头,突然就不想进去了。有什么用呢,进去了摆出一副悲痛的表情说些场面话?算了吧,不管是泽野鹤还是霜降,对对方的来历都心知肚明。对于泽野鹤来讲,死亡只是一段旅程的结束,休息过后又会有新的开始。
泽家人没有死亡这一概念。
悲痛的表情?抱歉,霜降是个面瘫,悲痛的表情难度太大她做不来。
“回去吧,光忠”,霜降回头看着烛台切光忠,声音突然放轻了,“抱歉,是我太激动了。”
烛台切光忠皱眉,却还是冲她露出一个微笑,“不进去真的好吗?”
霜降耸耸肩,“事情回去再说,现在当务之急是把泽野鹤留下的烂摊子收拾好。”
烛台切抬头望了望面前本丸的环境,已经开始有植株枯萎了。“但是……这也太快了?”
霜降不想看本丸里的模样,背过了身,“很正常。本来他也不是什么灵力充沛的家伙,身体又不好……”
烛台切轻微叹了口气,“好吧,回家再说。”

“所以说,泽桑和霜降来自于高位世界?”烛台切拄着下巴看着自己毫无自觉啃草莓大福的恋人,觉得有点闹心。
“不,是创造我们的人来自于高位世界,理论上来说,啊,没有了,还有吗?”霜降抬头一脸期待。
烛台切看着只有在吃东西的时候才不面瘫的恋人,突然觉得这种问题上较真的自己彻底输了,头疼,“不可以再吃了,一会儿要吃午饭了,而且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解释清楚。”
霜降撇撇嘴,“该说的我都说了啊……”
烛台切觉得自己快气得笑出来,“委屈什么?我直到今天才知道自己喜欢的人不会死啊,我还没抱怨呢?”
“不会死不是好事吗?能一直在一起。”
“是好事,但是对之前毫不知情满心烦忧的我来说你知道有多过分吗?”烛台切看着霜降渐渐低下去的头,拼命忍住想摸头的冲动,“作为惩罚,今天饭后甜点没有了。”
“唉——?????”

“啊……真是,他倒是腿一蹬走的干净……”
烛台切好笑的看一眼快忙成狗的霜降,“泽桑听到你这么说会生气的吧?”
“不会不会,那家伙才不会生气,他只会庆幸这么多麻烦事没摊到自己头上”,霜降放下笔,揉了揉脖子和肩膀,“剩下的就只有继承人问题了啊……”
烛台切也放下了文件,“霜降……”
“嗯?”
烛台切看着霜降一如既往没有表情的脸,忽然就得出了霜降其实什么后果都没考虑的结论。“新主人的话,我觉得还是和泽桑本丸里剩下的刀剑商量过会比较好。”
“是吗?就算是有亲戚关系也不行吗?”
“亲戚?”烛台切有些吃惊,“是泽桑的妹妹?我记得你说过泽桑有一个有当审神者意愿的幺妹。”
“啊,不是泽略略,是个关系很远的亲戚,而且略略已经有自己的本丸了,人家现在在日本过得还不错。嗯……明天就去泽野鹤本丸问一下吧?光忠你准备一下。”
“好。”

霜降和烛台切坐在一起,长谷部坐在对面,几把练度高说得上话的刀坐在长谷部后面。霜降此时坐在泽野鹤本丸的议事厅里,觉得这个气氛仿佛能杀人。
搞什么啊……泽野鹤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破事啊?为什么气氛这么奇怪啊?这样我都不好意思张嘴了啊?光忠你救救我?
烛台切接收到霜降的求救信号,硬着头皮清了清嗓子,“那个,对于泽桑的事,我们也很遗憾。”
长谷部紫色剔透的眸子盯着烛台切看了一会,又看向霜降,“那天,我知道你们来了,但是没进来。”他抿了抿嘴,“今日前来应该是有要事吧?想必是关于新主人吧?”
霜降和光忠都是一愣。
“泽野鹤交代了?”
“你们知道了?”
长谷部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主人确实有交代,在他死后会有新主人继承本丸。”
“不……”,霜降看着长谷部这个微笑,怎么看怎么不对劲。送佛送到西,就差最后的新继承人了,霜降以为总不能在最后关头弄砸事情,想了想还是多问了一句,“长谷部,泽野鹤到底是怎么说的?”
长谷部深吸一口气,却把头低了下去,好半晌才开口,“他让太郎太刀带的话,说,‘新主人会好好照顾你们’。”
霜降觉得泽野鹤这波操作真让人窒息。多大人了玩什么你爱我我不爱你但是我偏要虐你的智障梗啊!这是什么惊世骇俗的渣男走向啊!老子平白无故背了一个亿的感情债啊!
“咳……那个,我觉得你们也不必对新审神者有什么抵触心理,毕竟泽野鹤已经在时之政府备过案,后续都由我负责……”,霜降顿了顿,似乎是在想怎么措辞,“再加上,我和泽野鹤的关系你们也是清楚的,我是肯定不会给你们弄一个乱七八糟的家伙的。这点你们可以放心。”
长谷部听了这话没什么反应,反倒是他身后的鹤丸笑了一声。
“我说,不是乱七八糟的家伙,是什么样的家伙啊?”鹤丸盯着霜降的眼睛,仿佛是要看出霜降到底有没有在说谎。
霜降和烛台切对视一眼,然后才开口,“是泽野鹤的一个关系颇远的亲戚,我看了资料,但具体的还要看到真人才知道。”
“哦?”鹤丸露出一个招牌笑容,“那可真是让人期待啊……”

宫野极盯着手里的纸,仿佛要把上面写的地址盯出花一样,“到底是哪里啊……大家都说不知道这个地方……”
“请问,是宫野小姐吗?”
“是!”宫野极听到有人叫自己连忙抬头应了一声,定睛一看是个穿着神父装的男人,“请问你是……”
“我是压切长谷部,是来接你的人。”
“……是……那么麻烦您了。”宫野极连忙行礼,心里有些慌,面前的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好相处的人吧?好严肃???
长谷部也没答话,只是板着脸伸出手示意宫野极跟上。
宫野极脑子里嗡嗡响,满心想的都是怎么和将来的同事搞好关系。她只觉得心里闹哄哄的,想着要是将来同事都像面前这位长谷部先生一样严肃又不好说话的话……这不就离霜降前辈说的黑暗本丸不远了吗?不不不你要加油,加油啊宫野极!
长谷部无语的回头看一眼身后的女孩,该说是天真还是傻气呢,心里想的都写在脸上了啊……长谷部本来是想给新审神者一个下马威的,可是看到这个傻乎乎的小女孩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了。
“你不必如此。”
“唉?”宫野极抬头看向走在前面背脊挺直的男人,“什么?”
长谷部停下脚步,“我说,你不必害怕我们。”他转过身低头看着将来的主人,“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有些话还是尽早说清楚比较好。这座本丸的情况想必你也清楚。”长谷部突然止住话头,有些懊恼自己真是什么话都往外说。
宫野极看着长谷部欲言又止,也没多想什么,“长谷部先生?”
长谷部被她一叫就回了神,刚想开个嘲讽,就听见面前的女孩笑着跟他说话。
“大概情况霜降前辈的确和我说了很多,像是粟田口的孩子们啊,擅长做家务的歌仙桑和堀川桑啊,做饭很好吃的烛台切桑啊,还有做事超可靠的长谷部桑啊!”
看着面前笑眯眯的女孩,长谷部只觉得仿佛胸口受到了重击。
“不……过奖了……其他同伴也很可靠的……”
“不不,霜降前辈可是指名长谷部先生哟。”
“不……再怎么说……”
“霜降前辈说长谷部这把刀办事又快又好,战斗力也很强,我之前还在想‘有这么可靠的同事真好啊’什么的。”
“不……”
“今天一看果然如此呢,刚才我还在想‘啊这和霜降前辈说的不一样长谷部先生好严肃啊’的,没想到长谷部先生只是太害羞了呢哈哈哈。”
长谷部看着面前摸着头笑开了的女孩突然感觉脑子里好像有什么啪的一声断了。
长谷部捂着脸长叹一声,“真是……真是败给你了……”
“嗯?”宫野极困惑的挠挠头,“我,我做了什么吗……?”

后记
霜降离开泽野鹤本丸前
霜降:说起来,我怎么没看见太郎
长谷部:碎了吧……
石切丸:确实没见到呢……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这几天都比较忙,没注意到他。
烛台切:确实很辛苦呢……
鹤丸:太郎的话,在主公棺材里。
霜降/长谷部/石切丸/烛台切:!!!!!

给某人的生贺(注意看备注)

        太郎太刀已经不是第一次坐在回廊上发呆了,但是这次,主人再也不会站在大门无奈的看着他笑了。
        泽野鹤死了,一个月前。
        太郎嘴里有些涩,又不想在这个几近荒废的本丸里游荡着找水,只好忍着些。
         主人死了,依靠主人灵力才能存在的本丸就会逐渐荒废,刀剑们会变回本体陷入沉睡,这是谁都知道的事,但是太郎没想到这么快。先是那些平时就灵力循环很快的刀,然后是粟田口的短刀们,接着是那些胁差打刀和太刀。现在的本丸里,只剩下他,石切丸,鹤丸国永和压切长谷部。
        太郎摩挲着怀里的空酒坛,突然觉得泽野鹤这个人真是很过分。明明是最亲密的关系……明明对他露出那么好看的微笑……明明,明明说好了会带他躺进棺材里……
        “我还在想你是不是也变成废铁,原来是坐在这里晒太阳啊。”
        太郎抬头,“我并没有晒太阳,鹤丸殿①。”
        鹤丸国永也学着太郎坐在回廊上,“我说啊,没有光坊的日子真难熬啊。”
        “我记得烛台切殿把食材都整理好了。”太郎放下酒壶,好好的坐了起来,“虽然大家没有烛台切殿那么好的厨艺,果腹还是可以的。”
        鹤丸露出一副“这只是个笑话你为什么会认真对待”的表情,于是太郎愣了一下,扯了下嘴角。
        平心而论,太郎不想笑,也不想聊天,就算是聊天也不想跟面前这只白鹤聊天。但是太郎也清楚,鹤丸的内心里的痛苦并不比自己少。这振鹤丸国永并不是泽野鹤的第一把鹤丸国永,他自己也知道,但是他不在意。眼前这把鹤丸国永在意的是伊达组那几个孩子,但是也正是他自己眼看着这几个孩子在他面前变回本体,并许了“一定会坚强的走到最后”的承诺。
        太郎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又低头摩挲起来酒坛,过了好半晌也没听见鹤丸说话,还以为鹤丸也到了极限,忙抬头看鹤丸,发现鹤丸面色平静的望着本丸的大门。
        “鹤丸殿?”
        “太郎殿,我突然觉得,心好像死掉了。”
        太郎愣了一下,“什么?”
        鹤丸冲太郎笑了笑,“没什么,我去石切丸那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吃的,一起吗?”
        太郎摇头,“我还不饿。”
        鹤丸摆摆手走了。
        太郎看着鹤丸离开的方向,突然想起来那里原来有一株山茶树,说起来还是霜降送过来的。太郎在脑海里回忆起了那个黑发猫眼的女孩子和她的烛台切光忠,心里突然开始泛酸,“大概……应该也不在了吧……”
        那株山茶被送来时还挺精神,奈何泽野鹤根本不会园艺,差点折腾死那株树苗,后来还是霜降家的烛台切看不下去了出手帮忙种下的。然后照顾这株山茶的重任就交给了这个本丸的烛台切光忠。那天的记忆太过鲜明,以至于太郎到现在都可以清晰的回忆起当时烛台切光忠脸上的错愕。嗯……说起来这个本丸的烛台切光忠似乎很不一样……不,应该说,霜降家的烛台切光忠很不一样。
        思及此处太郎突然笑了起来,霜降家的烛台切光忠如此,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太郎回头看向身后的房间,这是本丸里风景最好的房间,也是泽野鹤的房间。一个月前就在这间屋子里,太郎陪泽野鹤躺在榻榻米上看月亮,泽野鹤还开玩笑说,太郎啊,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也不要伤心。太郎猛的坐了起来,有些生气,又有些心酸,但还是没说话,等着泽野鹤把话说完。
        泽野鹤的脸上仍是微笑,眼神清亮带着笑意,看着太郎有些揶揄,问他,你就这么听我的话吗?
        太郎点头。
        那么,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不要伤心,在这等我,我会回来。太郎,相信我啊。
         一阵风吹过,太郎回过神,转过头抱着酒坛站起了身,往厨房走。烛台切变回本体后,一日三餐就变成了长谷部和石切丸负责,他和鹤丸会帮忙。
         说起来,一个月前的那天,大家本来是想集体碎刀的,却被泽野鹤拦了下来,并且被命令谁也不能自行刀解。后来棺椁入土的时候加州,乱和信浓他们几个爱撒娇的跑过来问他主人临走前有没有留什么话,太郎想了想,就把泽野鹤对他说的会回来这句话告诉了他们。
        没错,大家之所以都拼命撑下来是因为,醒着的话,就可以在主人回来的时候大喊一句欢迎回来,还可以痛痛快快的跟主人说好多话。
        睡着的话,谁也不敢保证还能醒过来。
        大家都很吃力,除了太郎。太郎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幅行走于尘世的身体,没有滞凝,没有沉重,也没有疲惫,跟平日一样,太郎是一点不同也没察觉出来。这份困惑直接被太郎摆在了脸上,直到太郎在饭桌前坐好。
        “那个,太郎殿还是不要太过勉强自己比较好。”石切丸有些小心翼翼的看一眼太郎,又看一眼另外两个人。
        太郎被安慰得一愣,“我没有事。”
        空气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一片安静,鹤丸突然冒出来一句话,“心死了啊,变成灰烬了。”
         太郎突然反应过来鹤丸是在说自己。
         心死了?
         ……
         不,并没有。
         太郎没有理会石切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往嘴里塞起了饭。
        “这种事无所谓吧”,长谷部突然出声,“死了活了又能如何?省点力气吧。”
        石切丸叹了口气,也端起了碗。
        鹤丸没有,反而径直走出了厨房。
        晚上的时候太郎正要就寝,突然房门被大力拍打。门外是鹤丸的声音,与近日的沉静不同,突然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太郎殿你快出来看看,这可真是我人生中最有意思的惊吓了。”
        太郎没法,只能跟着鹤丸往外走,只是越走越不对劲,“鹤丸殿,这是……”
        这是去往主人安息之地的路。
        “到了你就知道了。”鹤丸回头冲太郎露出一个堪称灿烂的微笑,这让太郎突然有点不知所措。
        到了地方太郎先是震怒,然后是震惊,再然后就开始了茫然。
        鹤丸国永刨了泽野鹤的坟,打开了棺材发现里面没有人,连穿的寿衣也没了。
        正当两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太郎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又熟悉的灵力充满了自己的身体。太郎看一眼同样懵逼的鹤丸,心底突然有了猜测,转身大步跑向本丸大门。
        和太郎一起到门口的还有石切丸,两人赶到的时候长谷部已经抱着一个清瘦的人影哭上了。
        太郎看着那道人影,突然就浑身无力跪在地上,觉得四肢百骸都像蚂蚁啃噬一般的疼,心口像是被剜了一刀,喘不上气,仿佛快要窒息。
        太郎眼前发花,觉得世界都开始旋转,一片混沌里只能感觉到有一双手在轻轻的抚摸他的脸颊。
        鹤丸拍拍身上的土,看了一眼脏兮兮的手,用手肘捅了捅石切丸,“我就说吧,幸亏主人回来的及时。”
        石切丸也微笑起来,“虽然太郎死不了了,但是我觉得你可能会死。”
        鹤丸干笑两声,“我,我这不也是,没办法了吗,这怎么能怪我。”
        “不怪你怪谁”,泽野鹤给太郎擦了擦汗,“鹤丸国永我真是和你这把刀八字不合啊。”
        鹤丸蔫了吧唧的指了指太郎,“我也没办法,太郎殿的情况已经很不好了。”
         “这就是你刨我坟的理由吗?”
         “不是,我,不是……这怎么???唉???”

后记
——主人为什么会死而复生呢?死之前说那番话的原因难道是已经预料到了吗?
——啊……这个啊,我只是按照剧本罢了,之所以死亡,是因为我在那里结束了,而我能回来,也是因为我是特殊的。
——…………以后呢?
——以后不会了。

备注:①我也不知道这群人怎么互相称呼,本着瞎写的原则,我瞎写了。

【对审神者的提问】(霜降)
1.为什么成为了审神者呢?当时内心的想法是?
在大街上收到了传单,以为是什么有奖活动,结果是个大坑。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觉得这一天终于到了。

2.初始刀选择了谁?理由?
蜂须贺虎彻。去百度了五把刀的性能,结果被推荐这个。

3.对于和付丧神(妖怪)合作这件事怎么看?
不是我看不起各位,和我大天朝的妖怪比,在座的付丧神都是辣鸡,以上。(基于这种心理,加上刀剑男士的外表,并没有抵触)(没错我就是看脸的)

4.会在意付丧神对人类的看法吗?
知道怎么想的就够了,不会特殊在意,不过平时日常生活可能会注意避雷,以免引起不快。

5.会害怕被背叛吗?(请注明是近侍、部下或是恋爱意义上喜欢的刀)
害怕。什么背叛都很害怕,但是一旦知道被背叛了反而会觉得轻松。

6.初期时对方给自己的印象?现在呢?(不一定是初期刀)
可靠,可托付。现在也一样,用起来更顺手了……

7.你认为审神者和刀剑男士是怎样的关系呢?有改变过想法吗?
上下级。审神者和刀剑男士的关系必须是上下级,但是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都是审神者,上班时间是审神者霜降,下了班就是晏青时。

8.如果不当审神者了会返回人类社会吗?还是继续在时之政府管辖内工作?或其他打算?
不会不当审神者,问题不成立。
不过说起来打算,说不定会把父母接来本丸养老。他们都是普通人,生活在本丸里也不影响工作。
至于政府,不想参与。

9.你认同政府的历史主义理念吗?(即所谓的守护正确的历史)
不认同。我认为平行世界理论更有道理。不过借用三日月的一句话,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嘛……毕竟拿着工资呢……

10.如果有部下质疑你的决定你会怎么做?
一般会问为什么质疑我,如果不是必须保密的内容的话就会给部下解释。

11.有没法相处顺利的刀剑男士吗?他对你是什么态度呢?你会为改善关系而想办法吗?
没有。刀剑男士因审神者的灵力化形,审神者是付丧神的灵力供给,这种背景下一个付丧神与主人不亲近是不可能的。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一定是主人的心态有问题。
大俱利伽罗也很好啊?很可爱啊,而且办事也很靠谱。傲娇黑皮是世界的瑰宝好吗?

12.成为审神者之后有觉得自己什么地方改变了吗?(习惯、观念等)
变得有些利落了。之前是个选择困难症……

13.你有觉悟为了审神者的使命而死吗?(灵力耗竭或受伤战死等)你会先安排好之后的事吗?
有。工作方面不会安排。刀剑男士没有了灵力供给,说好听的是陷入沉睡,但其实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所以安排后路也没用,没有新审神者接手,坚持不了多久。至于父母,已经交代过朋友,如果我没有每个月寄信就说明我出事了,请替我给我父母每年寄一封信。

14.你有觉悟面对自己的部下的死亡吗?如果是因为你的关系而死的话?
有。觉悟是有,但是还是会很受打击。

15.有怀疑过政府吗?
怀疑过,而且现在也在怀疑。

16.你觉得付丧神(妖怪)的存在是合理的吗?有改变过想法吗?
存在即合理。改变没想过,倒是想研究一下灵力相关知识以及契约方面的知识。

17.和刀剑们相处时有过无法理解他们的想法的时候吗?会怎么做?
没有。我会很努力的做到共情,最不济我也能倾听。

18.抛开审神者的身份,对作为一名人类的你来说,付丧神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想更多的了解。

19.有想过和刀剑男士发展主从以外的关系吗?(可复数)
做梦都想睡了光忠。

20.假如战争结束之后,你还活着的话,有什么打算?
努力养活本丸,争取让伊达组和粟田口48出道,然后最重要的是睡了光忠。

【对刀剑男士的提问】(烛台切光忠)
1.对近侍这个职位的看法?
别的本丸应该是侍奉主君,不过这个本丸……应该说是全能管家比较合适。

2.刚显现后对审神者的印象是?现在呢?
第一印象觉得主人是个严肃冷静的人,现在的话……就是个逞强的小女孩罢了。

3.你认同审神者是自己的现任主人吗?为什么?
认同,毕竟作为一个审神者,她真的很负责,而且我们刀剑也从她身上学会了尊重和包容,与其说是主人,倒不如说她是个老师。

4.你认为审神者仅仅是服从于政府?还是有自己的目的?
嗯……不太好说,我觉得二者都没有呢。从平时来看,她对时之政府丝毫没有尊敬,但是要说目的,她也没有,好像就是单纯的工作一样。

5.你对于忠诚的概念?
此身的全部都属于主人。

6.现在,人类还需要“刀剑”吗?
嘛……人类怎样我也说不好,但我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主人需要我。

7.你认为审神者把你当作什么对待呢?你对此是怎么想的?
她啊……她把我当成依靠呢。
我不仅是她手里的剑,也是她喜欢的男人。我当然对此乐见其成。

8.有想过和审神者发展主从以外的关系吗?(可复数)
最开始没有,但是主人给了我希望,给了我可能性,甚至连未来都给了我,这样下去我还不能做出回应,未免太不帅气了。

9.对人类的寿命有何看法?
太短了。我担心过这个问题,但是之前一次偶然机会下我得知了主人也对此有害怕情绪,我就觉得,至少在主人看得见的地方,我不能也害怕。

10.如果审神者想要放弃(某件事)的话你会怎么做?(请注明具体情况)
这个啊,因为她真的是个很懒的人,所以在一件事开始前她就已经放弃了的情况很常见,经常说“算了”之类的话,不过如果一件事她已经做了,那么她是不会放弃的。当然了,及时止损这种事她也是会做的,比如说探索新地图的时候打了一场仗就让我们回来,问她理由的时候,她说敌人太强,与其强攻让我们受伤,还不如回家整顿。
我?我当然要听她的话,不然会跟我生气的。

11.有考虑过自己不慎暗堕化后审神者的想法吗?
嗯……大概会伤心?不过主人她这个人跟别的审神者小姑娘不一样啊……很难说呢。

12.抛开刀剑男士的身份,人类对你而言是什么?有改变过想法吗?
抛开刀剑男士的身份,是指回归刀剑本身吗?作为刀剑,人类就是使用者呢。为人类使用是身为刀剑的宿命,这无法改变。

13.审神者的存在对你来说除了上司以外还有其他意义吗?
是全部哦。

14.你会干涉审神者的决定吗?不管是什么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不会。嗯……工作方面我肯定是不可以干涉的,不过生活方面她必须听我的。

15.如果现在的审神者不再是你的上司了(任何情况皆可,请注明)你会怎么做?
大概会自行刀解吧。如果是被遗弃了,那大概就是怀着不甘刀解,嘛,会暗堕也不一定。如果是因为她是被迫离职,或是死亡,我也真的没什么其他办法,接受其他主人我也做不到,与其这样还不如收拾好自己,干干净净的去陪她。别看她一脸冰渣,其实她很害怕一个人呢。

16.刀剑男士的使命是?
维护历史。

17.不提使命,你是为了什么而战斗的?
当然是为了主人啊。

18.会在意不被审神者重用吗?(或不被理解)
嗯……会,但是我也清楚不派我出阵是因为没有适合我的战场。主人她是个公私分明的人,这点所有刀剑都知道而且也很放心。
不被理解?这个嘛……只要不是什么大事,主人一般都不会在意的。不过真要说起来,主人她好像每件事都能理解我们,很神奇呢。

19.如果审神者临终时你在场的话有什么想说的吗?(设定上有其他审神者来接手本丸)
……没什么好说的,我不会有新主人。

20.假如战争结束之后,你和审神者都还活着的话,有什么打算吗?
这个问题主人跟我闲聊过。她说会继续生活在本丸里,说不定会把父母接过来一起住。如果可以的话,偶尔能去现世玩一圈,住几天什么的。

[霜降(晏青时)]塑造角色20题

1、角色的父母是谁?角色是否由他们抚养成人?如果不是的话是因为什么原因?如果不是的话又是由谁抚养的?

父亲叫晏义儒,普通公司的普通职员,母亲叫杨芳,全职妈妈,都是普通人。是,由父母抚养长大。

2、角色有从小时候就是死党的好友吗?有兄弟姐妹吗?他们现在在哪里?角色和他们还有联系吗?还是已经分开了?

有一个同样是普通人的幼驯染和一个传说中的表弟。幼驯染♀在中国山东上大学,表弟还在上高中。都有联系,不过并不频繁。过年的时候都会聚一聚的。

3、角色的童年是什么样的?平静宁和还是动荡不安深受创伤?

很普通的童年,有零食吃,有玩具玩,有动画片看,一直被爱着。平静宁和。

4、角色有什么钦佩的偶像吗?如果有,是什么样的?

有,十分钦佩那种稳准狠,办事干净利落型人物

5、在这个故事开始之前,角色是干什么的?是谁训练了角色学会现在在做的工作?

开始之前是大学生。审神者需要的灵力训练是由奶奶在角色幼年时润物细无声的教会的……虽然奶奶并没有明说,但是角色心知肚明。

6、角色的道德观和宗教信仰是什么样的?为了维护他的信仰,他会做出多大的努力?是谁或什么事情教会了角色接受这种道德观念和信仰?

认为荀子的人性本恶是正确的,却总是喜欢留一丝余地。没有宗教信仰,非得说一个的话,认为人性必须由法律约束,legal high。根本不会维护信仰,角色只会在觉得被冒犯的时候怼回去,用语言或者刀剑。知道自己有点不正常,所以才认为人性必须由法律制约,如果到处都是自己这样的人,世界就完了。塑造角色道德观的,是各种各样的新闻,以及书籍,也许还有奶奶的一部分功劳,“被欺负了就打回去”。

7、角色有什么不同寻常的爱好或者体格特征吗?旁人一般对此有何反应?

没有不同寻常的爱好,角色的爱好都很大众。特征大概是,总是一副[我不开心]的表情。旁人的反应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熟悉了就会知道角色只是面瘫,另一种是会跟其他人说你看这个人,自己也没见得多厉害,还一副谁都瞧不起的样子。

8、别的角色对你的角色的态度如何?从你的角色的观点来看,他们为何会有这种反应?

习惯了,无论是面瘫还是毒舌。毒舌这个,因为角色并没有恶意,很多情况是在开玩笑,甚至毒舌过了还会安慰一下被毒舌者脆弱的心灵……面瘫这个,真的特别开心的时候还是会嘴角上扬的。

9、角色能杀人吗?他/她为什么会做出杀戮的行为?他/她有什么敌人吗?角色能杀他们吗?

能,而且并不像某些小说里杀个人就要又吐又呕精神恍惚,就是觉得喷出来的血和碎掉的肉块弄得哪都是,挺脏的,而且不是很美观,有点生理性恶心。除害,或者是任务。有敌人,是时间溯行军。能。

10、现在角色的人际关系如何?他/她有什么亲密的朋友吗?或是仇敌吗?如果有的话是谁?原因是什么?

因为很会读空气,所以人际关系还可以。有三个朋友,分别是幼驯染,千代,和泽野鹤。没有仇敌。幼驯染这个pass。千代是假名,真名叫秦扇,高考完毕准备在日本读大学,目前也是审神者,通过审神者网站相识,结果发现是老乡。泽野鹤,真名焦湖,就是隔壁本丸的审神者,经常串门所以成了朋友。

11、角色在精神心理上有麻烦吗?有什么恐惧症的对象吗?如果有的话是什么?是因为什么原因?

有些轻微抑郁。总是一副面瘫脸无所谓的样子,很逞强,于是被人误解没心没肺,也被当成没心没肺对待,但其实是个心思细腻很温柔的人,所以被语言攻击的时候很受伤,受伤之后又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恶性循环。

12、角色平素是怎么对待别人的?他/她容易相信别人吗?还是特别不容易相信别人?

该干什么干什么,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别人的事不看不听,但是求到面前就会尽最大努力帮一帮。因人而异,风评好的话信任值就会高一些,但是也就只是高一些而已。根本不会相信陌生人,熟人的话会信,但是不会照单全收。

13、角色看起来是什么样子?他/她有什么伤疤或是纹身吗?如果有的话是因为什么原因?

黑长直,斜分,猫眼。没有伤疤和纹身。

14、角色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的?如果这种规律的生活因为不同的原因被打断了他会有什么不同的反应?

日常就是懒癌的日常,能不动就不动,能躺着就绝不坐着,能坐着就绝不站着。没有反应,因为是面瘫。(不过心情值还是会低很多的)

15、角色曾经历过这个世界上的什么重大事件吗?他/她的经历对角色有何影响?

最大的事恐怕就是时间溯行军了……影响就是把一个普通大学生变成了战士吧……虽然本来身手就很厉害了。

16、角色有任何声名狼藉或是名声显赫的祖先吗?他/她做了什么?当人们知道了角色有这样的祖先后他们会有何反应?角色的行为是为了提升这种声誉,降低声誉,还是忽视之?

没有[微笑]

17、角色的理想或者说人生目标是什么?

理想是世界和平,人生目标是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对没错,就是鹿丸的那个理想。

18、他/她是怎样追寻目标的?故事中描述的冒险经历对完成这种梦想有何作用?

并没有特意做过什么。帮助角色摆脱了世俗影响,也给了角色坚持下去的勇气和理由。

19、角色有过建立家庭的想法吗?如果有的话,他/她心目中理想的伴侣是哪种类型的?

有,希望找一个能让自己过的开心的并且看得上眼的伴侣。

20、角色考虑过他/她死亡的可能性吗?他/她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考虑过。没有,只是希望父母不要太过伤心,当然了,也不要不伤心。

审神者人设表格

审神者个人信息统计表(A表)
审神者姓名:晏青时
假名:霜降
年龄:20
血型:B
身高:161
爱好:吃,发呆,听音乐
特长:格斗,厨艺
外貌特征:黑长发,侧分,平时扎成马尾,眼瞳纯黑色,猫眼,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是个高冷女神,一张嘴就完了
性格特征:毒舌,傲娇,理智
有无特殊疾病,有请写明疾病名称及表征:没有特殊疾病,但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
主要家庭成员及其工作:父母都是普通人,但祖母是灵力者而且很强
选择成为审神者的原因:看到了政府发的宣传单,觉得很好玩就参加了
有无长期担任审神者的倾向:有
备注:

审神者个人信息统计表(B表)
曾就任审神者:是√\否
灵力强度(灵力等级划分要求请参照附录):A
现任近侍:烛台切光忠
如何任命近侍:轮流制\固定√
审神者战斗类型(例如近战,辅助等):物理系,擅长速度,可以近战,但是很脆皮
按照实力从强到弱的顺序列举本丸实力最强的前三位刀剑男士:石切丸,鹤丸国永,三日月宗近
请列举本丸中和审神者关系最亲密的三位刀剑男士: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压切长谷部
请写出和审神者关系密切经常往来的审神者:千代,泽野鹤
备注:能力是极擅长灵力控制。曾在日本担任过审神者,但因和日本政府沟通不善被迫回国,后在中国担任审神者

附录:审神者灵力强度等级划分依据

S级:灵力波动极其明显,有能力开发整个本丸并支持本丸运作,对于活动战场游刃有余,开启新地图时损失不大,有能力跟随刀剑男士前往合战场并参与战斗,建议签订十年合约,审神者需要定期前往时之政府办公处进行汇报

A级:灵力波动十分明显,有足够的灵力支撑本丸运作且最多能同时召唤或修复四名刀剑男士,有能力进行本丸的季节更替,有能力参加政府开启的活动战场并完成任务,建议签订五年合约,审神者需要定期上交内含本丸近况的报告,政府会进行不定期抽查

B级:灵力波动明显,可独立支持本丸运作,在不引起身体不适的情况下可同时进行出征,远征,锻刀,手入和内番等基本日常行为,建议签订三年合约,可以拒绝政府帮助和指导,但需要定期上交内含本丸详细近况的报告,以及接受政府的定期视察

C级:灵力波动较明显,可同时召唤或修复两名刀剑男士且灵力有富余,可以在时之政府提供大部分帮助下运转本丸,推荐与政府签订一年合同,且必须接受时之政府的帮助与监督以保证审神者的安全

D级:灵力波动不太明显,具体表现为召唤或修复一名刀剑男士时灵力有富余,同时召唤或修复两名刀剑男士后感觉到疲惫,可通过短暂休息或进食回复灵力,没有独立运转本丸的能力,推荐政府进行全程监督和技术指导

E级:接近于普通人,灵力波动极不明显,具体表现为召唤仪式中一次只能唤醒一名刀剑男士,手入时一次只能为一名刀剑男士恢复伤势而且需要时间很长,且在完成时明显感觉到疲惫,没有独立运转本丸的能力,不推荐长期担任审神者
F级:普通人,无灵力,召唤刀剑男士和为刀剑男士手入时需要时之政府的阵法帮助,不推荐担任审神者

Forget me

(一)灵,魅角,阴阳寮

我在一个华丽又古朴的房间听着对面蓝紫色头发女性跟我讲着阴阳师除魔卫道,可是我的注意力却集中在旁边坐着的女孩子身上。她叫灵,而且据说是她把她所有的灵力都给了我等等等等机缘巧合之下我成了她的主人,于是从现在起我要担负起本属于灵的责任,和她一起斩除妖魔。

说实话这个套路我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那个时候,很多年前我还不叫赤司弓弦的时候,也有这么一个很可爱的孩子对着我呼唤【主人】,比灵深一些的发色,一样亮晶晶的眼眸,笑容一样的可爱,我们一起在东京,在京都,收服雪童子,收服青龙刀,也认识了像瑛介这样的朋友……那个对我温柔笑着的九十九神跟着我出生入死,调查事件,和阴阳院其他阴阳师切磋,我们一起经历每一场战斗,我们形影不离。

灵也能做到。我相信。

虽然刚刚认识,但是我知道灵是一个很温柔的孩子,内心柔软又强大。她会成为一个很强大的付丧神,一个很强大的式神,这我坚信,因为我从这双翠绿色眼睛中看到了光。

可是还是不一样啊。尽管发型相似容貌相似服装相似身材相似,但是这个和我一起坐在沙发上听训话的可爱的年轻的付丧神不是我的「镜」。

镜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成熟的式神。她侍奉了很多代前辈,到了侍奉我的时候已经可以说是驾轻就熟。有趣的是虽然作为九十九神经历了漫长岁月,可是镜仍然是个热爱美食又路痴的小姑娘,爱炸毛又爱心软,不喜欢被人当成小孩子……直到现在我都觉得,镜她歪着头对我笑的时候,真的很可爱。

一开始我当阴阳师纯粹是因为「合适」。阴阳师这种职业——姑且算作职业——一直是稀缺资源,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尤其是灵力强大又纯粹的人就更是寥寥无几,很幸运又很不幸,我就是寥寥无几的这类人。就这样我被送上了名为「总长」的位置,很荒谬,但是是真的,就如现在,我再一次被强行卷入到「阴阳寮」中。

说实话我头一次听到「阴阳寮」这个词,以前住在涉谷,有什么任务都是镜读给我听,事态严重就马上走,哪有事去哪,我从不知道还有阴阳寮这种东西,我还以为阴阳师都是跟现世的业务员差不多,到了年终聚在一起比一比业绩……我以为阴阳院就是这群有志之士的碰头地点,我这个阴阳院总长就是得干活干的最多而且要负责阴阳院卫生和人员心理辅导的头羊……

这样的日子很累,但是也真的很开心。

但是,现在我处于的这个时代很明显,出现了大量阴阳师,甚至达到能群聚的地步,这是我所不能想象的。并且我也观察了阴阳寮里其他几个阴阳师,虽然这么说别人很不礼貌,但他们也就是除妖师罢了,称其为阴阳师,还不够格。这个叫做「魅角」的女人已经是这个阴阳寮里目前的最强者了,可也还是离阴阳师远着呢。

(二)镜中之鬼

我再一次见到了镜。

镜她端庄的站在那里,灵在角落里激动欢喜雀跃,我却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呆在那里了。

镜和以前不一样了。头发长了,也高了,以前一团稚气的脸如今也能摆出一副高冷生人勿近的神态。

也不会对我笑了。

也是啊,如今的我,是赤司弓弦,是个莫名其妙的新手阴阳师,而不是那个总是跑东跑西的阴阳院总长静司海砂。

镜路过我的时候瞥了我一眼,大概的意思也无非就是这个人总这么看我怕不是有病?而我却觉得镜能做出那副表情真是太好了。

那个端庄又优雅的八咫镜,不是我的镜。镜应该是活泼可爱开朗乐观的小丫头,而不是在上面华服端坐的神明大人。

当时场面很有趣,很多人参加一个大比赛,赢的人有奖励,奖励就是稀有式神,比如说近藤勇,比如说赫拉,比如说,八咫镜。

侍奉了很多代阴阳院总长的镜,成为了胜者的战利品,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我的情感,我不能咆哮不能哭泣,我只能坐在这群平庸之流的中间默默的看着她挺直的背。我一瞬间觉得脑子里真是空白的,然后我看到了灵。

小丫头一脸兴奋,跟我说要一起拿第一啊主人!

我隐约记得我应当是说了,好。

(三)阴阳

——八咫镜大人去过涉谷吗?

——不曾。

——那么僭越,请问……大人听说过一个叫静司的阴阳师吗?

——不曾。

end